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htm

188:從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一窺古希臘時期的戰略

作者:主页   |    时间:2020-03-31 01:50 147

修昔底德出生時間約是公元前471—前455年或公元前460—前455年。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于公元前431年。據修昔底德稱,公元前424年他當選為雅典十將軍之一。他在戰爭爆發之初,便開始寫作《伯羅奔尼撒戰爭史》[1]。大約在公元前400年到前396年之間,他未完成這部書便去世了。他認為這場戰爭的緣起,是雅典人與斯巴達人無休止地追求權力,而雅典勢力的增長引發了斯巴達人的恐懼。[2]伯羅奔尼撒半島上的博弈,最后以雅典失敗而告終。在本文中,我想簡略分析一下戰爭初期雅典和科林斯(科林斯屬于斯巴達領導的伯羅奔尼撒同盟)的對外戰略,并由此一窺古希臘時期的戰略思想。

一個很小的事件,往往會引發巨大的后果,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爆發,也是從一個小事件開始的。科基拉(Corcyra)的殖民地愛皮丹努斯城(Epidamnus)因受流亡者劫掠,向科基拉求援遭拒,于是向科林斯(Corinth)求援,科林斯派兵出援愛皮丹努斯城。科基拉人因愛皮丹努斯投靠科林斯而大為憤怒,故派兵前往圍攻愛皮丹努斯城。

從地緣上看,科林斯距離愛皮丹努斯城比科基拉距離該城更遠。科林斯位于地峽南端,愛皮丹努斯城在科基拉島的北面。科基拉在伊奧尼亞海北部。主要的戰斗在海上進行,科基拉占有優勢,他們有120艘戰艦(其中40艘在圍攻愛皮丹努斯城)。科林斯方面只有75艘戰艦。科基拉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他們摧毀了科林斯15艘戰艦,愛皮丹努斯城向科基拉投降。這樣看來,科林斯援助愛皮丹努斯城是戰略上的失策。在海上力量明顯不占優勢的情況下選擇戰爭,失敗的結果幾乎不可避免。

科基拉人的勝利促使科林斯在伯羅奔尼撒半島大舉備戰,科基拉人開始感到恐慌,開始尋求加入雅典同盟。科林斯人和科基拉人都前往雅典游說。《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詳細地記述了雙方的發言。這是該書中修昔底德對戰爭雙方發言的第一次詳述。[3]我們可以將雙方對雅典人的發言視為重要的戰略傳播行動。科基拉人這次戰略傳播的目標是贏得雅典的認可,其戰略是加入雅典同盟,借此對抗科林斯。科林斯人的戰略目標則是阻止科基拉與雅典聯盟。

科基拉人發言的第一段,先采用了以退為進的策略,承認了己方的缺點、之前的戰略性錯誤,并說了明確的需求。發言者試圖贏得雅典人的同情,同時也恭維了其實力。當然,他們也開宗明義地說明了他們愿意接受雅典的某些條件,也會對雅典人心懷感激。

科基拉人發言的第二段,明確說明了雅典允許科基拉加入同盟的四點好處。他們分析了科林斯人的動機——即消滅科基拉或吞并科基拉以增強其勢力,最終將威脅雅典。科基拉人還明確說明了自己的政策是先發制人——這也是科林斯的戰略選擇。他們鼓勵雅典接受他們入盟。

科林斯人發言的第二段,試圖說明自己的正當性,這種正當性建立在其他殖民地對科林斯都很尊敬的論據基礎上。但是,在這一段中,科林斯人的發言暴露出明顯的弱點——其中有一句:“即使我們錯了,他們的正當做法也要得到我們的準許。”[4]——這種表述顯得底氣不足,而且在邏輯上也缺乏嚴謹性。

科林斯人發言的第三段,依然從道義上攻擊科基拉人的行動。在第四段發言中,科林斯人繼續從道義上攻擊科基拉人,同時也指出雅典如與科基拉人結盟,將失去人心。這一段發言,也暴露了科林斯戰略目標的模糊之處——科林斯希望雅典中立,或者與科林斯結盟對抗科基拉。

科林斯人發言的第五段,強調自己曾經對雅典的友好行為。在隨后的第六段發言中,科林斯人提醒雅典不要受科基拉的誘惑試圖建立強大的海軍同盟。在第七段發言中,科林斯人警告雅典不要成為科林斯的敵人,不要吸收科基拉入盟,不要支持和唆使他們作惡。

整體來說,科林斯人的發言更傾向于道德訴求,同時也暴露了戰略目標模糊、邏輯不嚴密等問題。對雅典的戰略傳播活動的贏家,是科基拉。雅典經過兩次公民會議,決定與科基拉人建立同盟。雅典選擇允許科基拉入盟,顯然體現了其政治方面的現實主義,這是一種基于利益的戰略選擇,雅典顯然認為這一戰略選擇對其有利。

科基拉海戰后,雅典與科林斯的矛盾與爭奪加劇。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之子柏第卡斯(Perdiccas)也變為雅典的敵人。他反對雅典,是因為雅典與他的兩個兄弟結盟反對他。柏第卡斯于是爭取科林斯,支持波提狄亞的暴動。波提狄亞位于馬其頓東南的地峽上、色雷斯灣的北部,是雅典的一個納貢者,也是科林斯的殖民地。

波提狄亞暴動后,雅典派出30艘艦船和1000名重裝步兵前往馬其頓,準備和柏第卡斯的兩個兄弟聯合起來對付柏第卡斯和科林斯人。科林斯人害怕失去波提狄亞,于是派出重裝步兵1600名和輕裝步兵400名前往色雷斯,這支部隊由阿里斯特烏斯(Aristeus)率領。雅典人隨后又派出2000名重裝步兵和40艘艦船前往波提狄亞鎮壓暴動,這支部隊由卡里阿斯(Callias)統帥。波提狄亞人和阿里斯特烏斯率領的伯羅奔尼撒人在波提狄亞北部的奧林蘇斯(Olymthus)扎營。

為了爭奪波提狄亞發生了一場小規模戰爭。當時,卡里阿斯率領雅典的3000名重裝步兵、同盟者的軍隊和馬其頓騎兵600名(他們是柏第卡斯兄弟的人)進攻波提狄亞。柏第卡斯曾短暫地同雅典人結成同盟,但很快轉向與阿里斯特烏斯結盟。從兵力上,阿里斯特烏斯與科林斯人并不占便宜。阿里斯特烏斯于是制定了戰略計劃,他決定自己與科林斯人在地峽上守衛波提狄亞等待雅典人前來進攻,然后讓同盟者和波提狄亞人從奧林蘇斯偷襲雅典人后部。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戰略。但是,雅典方面的卡里阿斯也有其戰略計劃。他派出一部分同盟軍和馬其頓騎兵前往奧林蘇斯打擊可能出來的阿里斯特烏斯的援軍,自己則率領雅典精銳進攻波提狄亞。這場小規模的戰爭開始后,阿里斯特烏斯和科林斯人一開始擊敗了雅典的進攻部隊,但是奧林蘇斯的援軍被馬其頓騎兵逼回。當馬其頓騎兵與雅典軍會合后,阿里斯特烏斯和科林斯人實際上被擊敗了,他們逃回了波提狄亞城。

我們可以看到,在波提狄亞之爭中,雅典(卡里阿斯)和科林斯(阿里斯特烏斯)方面都制定了各自的戰略計劃。雅典的戰略計劃顯得更加周全,他們將來自奧林蘇斯的支援考慮在內,并有一定的應對措施。他們能夠做出這樣安排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有相對多的兵力。波提狄亞爭奪戰中,雅典人戰略的成功,主要在于兩點:1、有足夠的資源;2、充分預期敵人的戰略。

在這次小規模的戰爭中,波提狄亞和同盟者300人陣亡,雅典公民重裝騎兵陣亡150人。盡管雅典人將軍卡里阿斯也陣亡了,但他們贏得了戰役的勝利,并隨后圍困了波提狄亞。雅典人在波提狄亞的北部修筑了一個要塞。雅典將軍佛米奧率軍抵達波提狄亞南面的帕列涅,也在帕列涅朝波提狄亞的一面修筑了要塞。于是,位于地峽中部的波提狄亞兩面被圍了。實際上它是四面被圍,因為它的另外兩邊是大海。

本文雖只分析了兩個事件,但可以肯定的是,古希臘時期的戰略思想,至少有以下幾個重要方面:1.強調戰爭發生的環境、背景因素;2.注重為戰爭做好資源準備;3.注重為避免戰爭或贏得戰爭而進行的戰略傳播(制造輿論、游說等);4.在戰略傳播中(具體表現為游說、演講、辯論等),修辭術是體現、實現戰略意圖的重要手段;5.若想獲得戰爭的勝利,必須精密分析參戰方投入戰爭的具體兵力、裝備等具體因素。值得一提的是,《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對戰爭雙方多場游說、演講和辯論的詳述,繼承了希羅多德在《歷史》中重視辯論的敘事風格,早于亞里士多德《修辭學》的問世,奠定了西方人重視辯論和修辭的傳統,亦成為現代西方公共關系學中修辭流派的源頭之一。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htm